猫壹只

盾冬锤基/楼诚台风

Laurence Anyways:

Feminists: What Were They Thinking?. 2018.

回顾过去,当年我和我的大学校友们曾竭力与早期女权主义者划清界限,这样做是不对的,我们应该为她们的努力喝彩。然而,我们却放低音量,以为奋斗已经结束了,结果却因为这样的沉默而受伤。 

现在,我会很自豪地宣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。如果蒂姆·奥尼尔还在世,我甚至会告诉他我是啦啦队女孩,但是我在为女权主义呐喊。我希望更多的女性、男性和我一起接受这个闪亮的标签。

——谢丽尔·桑德伯格《向前一步》


博文归档...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Ethene:

浴室车全文在石墨文档2333
文中和评论区均有链接

©猫壹只 | Powered by LOFTER